产业互联网 | 聚氨酯新闻 | 聚氨酯行情 | 聚氨酯企业 | 聚氨酯产品 | 聚氨酯品牌
您好,欢迎来到聚氨酯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加入
李思廉携陈卓林联手 中滔环保主席更换风波背后
http://www.chempu.cn 2021-02-24 16:56:23 观点地产新媒体

  作为曾经“华南五虎”中的两家,富力董事长李思廉和雅居乐老板陈卓林也是老朋友了,此前曾一起携手拿下广州亚运城地块,而昨日,这两位地产大佬又一次联手,将污水处理公司中滔环保的主席换了一个人,而中滔环保也因此再次受到关注。

  2月22日,中滔环保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于2021年2月4日,公司接获Hammer Capital Private Investments Limited(Hammer)发出的函件,当中要求公司考虑并酌情通过罢免黄青为公司董事;及动议批准林玮瑭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

  公告显示,Hammer在呈请函中指出,其为公司8.35亿股有表决权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约13.22%)的实益拥有人。

  呈请函亦载有经李思廉、陈卓林及名通投资有限公司签署的确认书,当中确认彼等为公司8.35亿股有表决权股份(于2021年2月四日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约13.21%)的实益拥有人,且彼等支持召开股东特别大会,并拟于股东特别大会上投票赞成上述决议案。

  而在当天的另一份公告中,中滔环保宣布,黄青由执行董事调任为非执行董事,且不再担任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林玮瑭获委任为署理董事会主席兼署理首席执行官,均自2021年2月19日起生效。

  李思廉陈卓林联手

  一家污水处理公司的股东成员中,隐藏了两位房地产大佬,这不由得让外界颇为好奇。

  实际上,李思廉和中滔环保的关联已经超过了十年。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查询公开资料,2009年12月,李思廉便斥资1,080万元,获得了中滔环保6%股权。

  2011年6月,中滔环保启动香港上市,最终于当年7月8日正式登陆港交所。

  而中滔环保公布的2020年半年报中显示,李思廉于报告截止日期持有公司股份占比约为8.5%。

  至于中滔环保和雅居乐之间的关系,则开始于2018年。

  2018年9月24日,中滔环保发布公告,雅居乐旗下的环保集团将收购中滔环保旗下六家公司各五成股权,售价尽管尚未厘定,但是以这六家公司于当年6月30日的资产净值总额作为参考,诚意金就高达约12.6亿元。

  2018年11月29日,中滔环保称将出售新滔投资有限公司及其持有的四家项目公司50%股权予雅居乐生态环保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出售价格为5.63亿元。四间项目公司分别是玉林市新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玉林市玉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广西博白县研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广西象州研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业务包括供水、污水处理等。此次收购事件标志着雅居乐环保业务首次进军广西。

  2019年12月19日,中滔环保再发公告称,雅居乐生态环保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同意购买新滔投资有限公司(目标公司)余下50%股权,总代价6.1亿元。

  通过三次收购,雅居乐也顺利成为中滔环保的股东之一。

  持有中滔环保股份一年有余后,陈卓林为何突然联手李思廉,将原创始人配偶黄青拉下公司主席之位,并将林玮瑭推上署理董事会主席兼署理首席执行官之位,也成为外界颇为好奇的另一个疑问。

  有分析认为,这或许和中滔环保已经停牌两年,并一直因各种纠纷、诉讼导致业绩不佳有关。因此,陈卓林和李思廉将资本圈出身的林玮瑭推上位,也是为了更好地解决中滔环保的财务或业绩问题。

  据中滔环保此前公布,林玮瑭于企业融资业务管理及内部监控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在加入公司前,在信达国际、申银万国、博大资本有多年的履历,其还曾在物业开发商中任首席运营官,负责并购、人力资源、投资决策、企业发展及内部监控。

  此外,自雅居乐收购中滔环保旗下公司后,在中滔环保的股吧中也时常出现一种猜测,即一直有意将环保业务分拆于A股上市的雅居乐,是否会进一步增加在中滔环保的持股?雅居乐是否会借壳中滔环保?

  目前尚看不到雅居乐在持股方面的进一步举动,但有人认为,如继续收购中滔环保取得控制权,雅居乐可通过分拆业务实现环保业务A+H上市;如雅居乐环保只想在A股上市,也可将中滔收购取得控制权后发起全面要约,主动在港股退市成为其旗下子公司,后再将资产整合打包在A股实现上市。

  危机缠身的中滔环保

  作为此次主席人选变动风波的主体,中滔环保从上市后就“麻烦”不断。

  中滔环保的创始人徐湛滔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其是从2000年开始做环保的,并表示“当时都不是太懂,边做边学”。

  此前的公开资料这样介绍中滔环保: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作为广东省最早进入工业废水集中处理的企业,中滔环保如今是广东省规模最大的污泥处置企业及危险废物处置企业。集团具有环境污染治理设施甲级运营资质(生活污水及工业废水)、固体废物经营资质(含严控废物)处理许可、数十种危险废物处理许可,是高新技术企业及资源综合利用认证企业。

  直到2016年,中滔环保的业绩都处于上升态势,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查询,2016年上半年,中滔环保的营业额较2015年同期大幅上升80.7%至人民币10.82亿元,这主要得益于危险废物处理业务贡献收入,BOT(建设-运营-移交)项目建设收入贡献,以及污水及污泥业务的营业额增加。当期权益持有人的应占溢利同比上升了33.3%,达到3.04亿元人民币。

  然而,也正是2016年年底,中滔环保遭到了做空机构的狙击,股价出现大跌,业绩也从此之后一蹶不振。

  2016年12月初,做空机构Glaucus Research发布报告,称中滔环保的财务数据严重失实,包括夸大污水处理量,并指出内地对工业污水处理有价格监控,而公司的毛利却高于同业水平,同时上半年公司的债务也急增,因此认为与其估值相比,公司的股价有下跌空间。

  Glaucus表示,中滔环保2016上半年的债务水平急增至23亿元人民币,对公司的股价构成下跌风险,认为公司的股价仅值0.38港元,即较现价有约80%的下跌空间。Glaucus Research强调,中滔环保的财务数据严重失实、管理层不可信、夸大污水处理量及部分收购交易代价等,中滔环保与一些和其董事长有秘密关联的公司有业务往来。报告还提到,中滔环保与中国金属再生资源前主席秦志威有密切交易。

  虽然中滔环保紧急作出了回应并澄清,但并没有制止其股价和业绩的下滑。

  2018年,中滔环保的业绩首次出现巨亏,当年年报显示其归母净利润为-38.73亿港元。原因是期内资产减值损失超30亿港元,包括物业、厂房及设备减值损失18.8亿港元,无形资产减值损失5.22亿港元,应收款项减值损失2.45亿港元,及商誉减值损失1.68亿港元等。这是中滔环保上市来首次计提资产减值,几乎是当期营收的3倍。

  事实上,这份业绩是中滔环保去年12月才对外披露的。由于无法按时公布业绩,中滔环保于2019年4月1日正式停止买卖,进入停牌状态。

  2020年12月,中滔环保补上了迟迟未公布的两年业绩,但却并未迎来复牌。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2020年1月,中滔环保创始人、主席徐湛滔遭两公司分别入禀高等法院,两原告Goldteam Group Limited及Precision Faith Limited于2018年3月及9月,分别向徐及其公司借出数笔款项,至到期日仍未归还部分款项,截至2019年11月仍欠付本金连利息共逾3.5亿元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年仅35岁的黄青才在去年5月,接替丈夫成为中滔环保的新任主席兼执行董事。

  显然,对于这样一家业绩亏损、负面缠身的企业,雅居乐在2018年首次收购之时就惹来不少议论,大部分人都相信雅居乐看中的更多是中滔环保的上市平台资源。

  毕竟,自2017年正式宣布进军环保产业后,雅居乐便在此行业积极投资、布局,仅2018年,雅居乐环保集团就进行了6次并购。

  至于更早进入中滔环保的富力,则在环保业务方面低调许多,并不太多积极举动。

化工助剂头条号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聚氨酯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但请严格注明“来源:聚氨酯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db123@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